你所未见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

这篇报道关于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。它获得了编辑们不错的评价,也得以变成铅字出版,但尚未大量印刷,已经印出的一部分杂志即被主管出版社统统招回销毁。重印之后,那期杂志里不再有这篇文章。

永远的江 Sir:纪念江绪林老师

陈晓卿:我的人生远不止有《舌尖》

舌尖 3 评价扑街,很多人开始怀念陈晓卿

北京:掐死你的温柔

中国大妈与非洲猴子:国产精英的种族主义登堂入室了

不平于自己的民族被白人社会歧视,但同时也骄傲地歧视其他种族。

36 年来,那些离开春晚的人

跟随着我们的记忆,那些登上春晚舞台的主持人、演员,如今也是换了一波又一波。

海航危机加剧,负债千亿,隐患重重

八年之后再度面对这一熟悉的 “场景”,我决定不再等待,直接在网络上发布调查报道与记者手记。

一家書店的葬禮,和它告別的時代

在官方的間接干預下,在上海屹立 20 年、成為一代人精神地標的獨立書店季風書園關閉。1 月 31 日,端傳媒在書店現場,記錄下它生命中最後的 12 小時,和來這裏表明立場的人們。

“十分钟后,设备维修”,突然断电的季风

“万物皆有裂痕,但是季风吹进来。”

寻找汤兰兰:少女称遭亲友性侵,11 人入狱多年其人 “失联”

2008 年 10 月 3 日,正读初一的 14 岁少女汤兰兰(化名)向黑龙江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,称其从 7 岁起被父亲、爷爷、叔叔、姑父、老师、村主任、乡邻等十余人强奸、轮奸,前后已有 7 年。当月底,3 天内村里 16 人被抓。4 年后,包括其父母在内的 11 人获刑,罪涉强奸罪、嫖宿幼女罪,其父母还被判强迫卖淫罪。2017 年 6 月,服刑 8 年零 8 个月后,其母万秀玲出狱。她想找到女儿,还原当年事态。而汤兰兰却 “人间蒸发” 在户口本上消失了。直到今年 1 月,她才查询到女儿已改名迁户。早在一审判决时,11 名被告人曾集体上诉,他们均否认全部犯罪事实,但二审法院在 2012 年底裁定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如今涉案家属仍在申诉,他们等待着汤兰兰的出现。

魏森垚:就在此刻,一个书店正在死亡

在 283 天前,这家书店接到关店通知。今天,是他们最后一夜。

家族、村庄集体 “强奸” 事件——魔幻现实抑或另有隐情?

《南方周末》未出街稿

那个读书会背后的“主谋”出来说话了: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

我的确是主谋 —— 宣传毛泽东思想,帮那些弱势群体做些事情,是我“早有预谋”的,甚至“蓄谋已久”的!从我出生,就注定要走上这条“极端”的道路,“死不悔改”!

孙婷婷:我是孙婷婷,我要站出来!

我是《张云帆:我给人民的自白书》中的孙婷婷,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当事人,我不可能置身事外,我不愿意继续沉默。

北京驱逐:民间自救实录

11·18 大兴大火后,上演了 40 天「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」,大批公寓在短期内被拆迁,租客被要求在短短数天内搬离,以外来打工者为主的公寓租客无奈流离失所。

张云帆:我给人民的自白书

本以为此事已暂时平息,然而,番禺警方又将 4 名左翼青年列入网上追逃系统,誓要将读书会的参与者都打入牢狱。重获自由的张云帆,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再沉默。